说这个毛笔字吧,自己看着这两字页挺好,当时随笔写了出来,现在再去写,写不出来了,也算有感而发吧,
   
   我记得当时,我跟我老婆还没结婚,我媳妇呢,她是一名幼师,我从济南调休跑到她工作的地方,带着礼物见她,一切顺其自然,没有高兴,没有落寞,一个平常心那种。
   
   然后她去换衣服的时候,我在客厅等呀等,等呀等。
   
   看会落叶(当时是夏转秋的时候),看会其它的,然后发现了有报纸和毛笔,心血来潮,想写一把。
   
   虽然自己的毛笔字功底只有在上小学的时候练过一年,但是没有得其精髓,只是耍耍罢了。

   然后想起了那两个字,就有了这个照片。